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洛凝~的博客

世界上唯一不会改变的,就是这个世界正在改变.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血族史记——第十四章:时钟奥秘》  

2014-09-07 15:17:46|  分类: 血族史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夜晚的一轮明月,清晰的很,静静的,就那样静静的,悬挂在高空。只见一声尖叫打破了沉寂,医护室的房间中,一个蓝色短发的少女,头上披着非常漂亮而秀丽的蓝白相间的修女头巾。水幽正坐在椅子上,包扎着腿上的伤口,只见她紧咬下唇,嘴唇被咬的红得发紫。只见蓝发女孩绑好了绷带,使劲一扯,又扯得水幽猛地叫了出来。水幽可终于忍不住了,她把身子附向前喊:“明灯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!?你这个庸医........怎么包扎的这么痛啊!”水幽抱怨了起来。被称为明灯的蓝发女孩并不在意水幽的话,只是微微瞥了她一眼。
        蓝发女孩明灯,转过身望着水幽双手叉腰:“要不是因为我这个'庸医',恐怕你的伤口早已发炎了!!你的伤口需要止血,必须得要重。”女孩明灯的语气显得十分严肃和庄严,使人有种喘不过来的气场,与让人无可反驳的感觉。对于如此,水幽只好默默地叹了口气,转身就要站起身来离开医护室,明灯立马拦住了她,手挡在了水幽面前,开始强迫她坐下,“诶诶诶,小姐,我没说你可以起身,你的伤根本就没有好转的症状,在我认为你暂时没有伤口炎症前,你给我乖乖坐下不准离开医护室一步!”水幽不耐烦的推开了明灯,便嚷道:“哎,你拉倒吧你。这点小伤你觉得我们巫师承受不了吗?”
        明灯双手抱肩,非常无奈的望着水幽。水幽也默默地忘了一会儿明灯,耸了耸肩白了她一眼说:“好吧好吧。我懂我懂,我们.......”水幽刚要说些什么,明灯立马把她按了下来,让她坐在椅子上,接下了水幽的话,“我们虽然是巫师,可是我们却拥有人类的躯体!”水幽无奈的耸了耸肩:“又来了.......”明灯一边拿着一些医护室需要检查伤口的材料,边说,“我们虽然有奇异的魔法能力,但是这依然不影响我们是人类瘦弱躯体的这种情况。更重要的是.........”这个时候,只见一声叩门声,明灯停止了“倒书”,【例如很有文采的人习惯讲一些文学的东西。】水幽也停止了抱怨。
         二人一齐看向门外,只见臣熙正在轻轻叩门,他望见这么严肃的气氛,突然自己也变得紧张起来了:“我没打扰你们吧?”场面怔住了一会儿,水幽打破了沉寂,她耸耸肩就坐在了椅子上,无奈地摊起一本杂志来看,明灯也去准备自己的检查机器了。臣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带有一丝冷笑的坐在了水幽身边:“哦——我懂了,你是不是被我们的医生囚禁了呀?”水幽斜了他一眼,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是把杂志拿了起来,挡住了自己的脸,似乎对臣熙十分无奈。臣熙捂嘴笑了一会儿,“看来就是这么回事啦~真是的,不过是囚禁一段时间嘛,这已经是灯的习惯了,况且这还是老大的命令,违背是不是不太好?”
        突然一个什么东西狠狠地敲了一下臣熙的脑袋,臣熙揉了揉脑袋,只见水幽把杂志攥成一个纸棒,拍打在自己的手掌上板着脸望着臣熙。臣熙突然觉得自己惹怒了谁,于是双手合并发出一响声,咳咳了一声说:“好吧,这次我来是有正事的”似乎觉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水幽放下纸棒拿起了茶杯抿了小口。臣熙说道:“就是——向我们庇护所里的异端们打个招呼,让他们不要太拘束啦.......”水幽噗的一声把水全喷了出来,她抹了抹嘴角:“你说什么!?他脑子是不是出毛病了?!”臣熙把拳头放在嘴前咳咳了一声,水幽只好垂下了脸:“好吧,老大没有做错。不过.......真的有必要向那个谁....!?”
        臣熙和明灯一齐静静地望着水幽,仿佛在告诉水幽,只是不可以推辞与拒绝的。水幽只好叹了口气:“好吧.......”明灯望向臣熙:“臣熙,你先去吧,我帮水幽包扎一下就来。哦,对了,好像老大顺便叫她来了。”水幽皱了皱眉,转向明灯:“叫......叫她啊?”明灯也沉默了一会儿,轻轻点了点头。水幽紧锁眉头,想着那个人,就觉得浑身发凉。她微微输出了一口气,仿佛让自己克制住,她最终还是忍不住了,叹了口气:“做不到啊,和她站在一起,像对待正常人一样,对待她.......”明灯蹲了下来,拍了拍水幽的肩头:“我们明白,我们也不希望去面对,不过.....他是我们的领袖,他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,也许,他是想把这件事,交给那个血族去处理。”
        水幽静静叹了口气,臣熙望了望明灯,明灯也望了望他,二人也叹了口气,仿佛要面临着一场无可避免的战争一般。三个人的神情非常的沉重,仿佛承受不住与一个自己不能接受的人相处,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凝重,原来家庭的温馨感,顿时就这么变成了一个严肃的场合了。多么的无奈,多么的不解啊。明灯微微张开眼眸:“也许,我们不可以避免与她的交往与接触,因为.......我们诞生在着同一的天空之下,拥抱着大地,一起共同成长。”三个人都望向了窗外,鸟儿在空中翱翔,清晨的朝阳划过一道痕迹,云朵飞扬。
        那痕迹,多么的美妙,明显。“我们,就必须去接受。因为,在我们成为巫师之前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,自己的身份,自己的姓名,可现在却不一样。”明灯伸出自己的手掌,紧紧攥了起来,“我们必须去接受自己,接受新的事实。即使,那个人多么的与众不同........”与此同时,一个黑影降落到了冰蓝色的宫殿,之中,那双巨大的黑色之翅,间夹着一些雪白的羽毛。缓缓舒展开来,谁能想象得到,里面居然是一个面容冷血的黑发红眸女孩。如此的冷酷,如此的冰冷,令人猜测不到她的意图,她的一切,仿佛都是秘密,都是不知的。  
         《血族史记——第十四章:似曾相识?》 - ?慕湘?凝雪? - 雪洛凝~的博客
        女孩的魅力与气质似乎无人可比。她手中的紫色魔法光闪着寒光,如此的冷漠。之前被称为老大的黑斗篷之人,默默地走了过来。他微微一笑,勾起一抹嘴角,静静说道:“欢迎回来。”他挥挥手,一个茶杯自己飞了过来,女孩静静接过茶杯,轻轻抿了几口:“不要说得那么亲切,我可不是你们兰斯蒂亚的人。我只是暂时协助罢了。”黑斗篷下的人影一笑,“但你现在仍然是我们的成员,我们的协议,还记得么。”女孩擦了擦嘴角,松开了茶杯,茶杯自己落到了桌上。
        女孩瞑目冷哼一声,“是的。但,你也别忘记你的承诺。”那个黑斗篷下的人影微微叹了口气:“许多事是不需要这么多的分歧。一切,不都是因为500年前吗。”女孩的瞳孔顿时缩小,回想起以前........如此的悲惨,又如此的美好......她冷笑了一声。“呵。是的,500年前。可,我已不是500年前的我了。魔族,已经灭亡,如人类这种生物如此这般,想要让他们帮忙复兴魔族,已经是无可救药了。”人影叹了一口气。他知道,以他,不足以为这个懵懂又深沉的女孩开窍,于是,他选择了沉默。默默地离开了,走进了走廊之中,黑斗篷飘浮而起,使女孩静静地叹息。
        人影走到了走廊之中,望见了臣熙,臣熙微微低了低头,向人影表示尊敬。臣熙朝前面望望,皱着眉望着人影:“她来了啊........”人影微微点了点头,臣熙刚要离开,人影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等一下。”臣熙奇怪的问:“怎么了?”人影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怀表,“你留着它,不要问我这是用来干什么的,就当做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人影说完转身而走。臣熙低头望了望怀表,怀表是镀金做成,镀金散发着晶莹的星点,闪闪发亮,魔法的力量散发在表的四周。臣熙也没有去在乎,只是轻轻地把表放了进去。他知道,他得尊重一切那个神秘的人影的东西。
        这个时候,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平静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。窗外浮荡着些许的清晨的斜晖,斜晖映在水晶城堡上,发出阵阵的光芒。水晶城堡的冰晶闪闪发光,高高耸立于冰雪之中,显得更外充满魅力,更加有些许神秘的气息。城堡的尖顶上,在阳光的照耀下,反映出了星点晶光。美丽的城堡之中,月莳躺在一个房间的床铺上,她深情变得抽搐,变得恐惧。她梦见,她,在黑暗的世界中奔跑着,想找的出去的出路,可是没有出口,隐隐约约前面有一扇门,她冲了过去,可是几撮银黑色的尖锐之物,倒是像植物。从地面刺出,挡住了月莳的去路。月莳一愣,看了看一下四周,发现没有任何人在这里,于是她便打算发动攻击。
         月莳伸出手掌,使用血之索想击碎尖物,可是得不偿失。不但尖物没有碎裂,反而自己的索掐住了。月莳非常的无奈,只好抛弃了血之索,寻找另一个出口。只见前面又有一个门,月莳隐隐约约听到“沙沙”的声音,她明白尖物又要来阻挠自己了,在尖物即将刺向自己,月莳猛地跃起,360°大翻身。她伸出双手,低下头,落在了尖物之上,她望了望下面,这可真高,她不由得摇晃着,她使自己保持了平衡,然后用血液回旋,将眼前的一些些尖物勉强清除尖锐部分,她落了下来,攥动着门把。只见一边一个黑影坐在屋檐上,勾起一抹嘴角。月莳走出了门,发现这居然是一个在巨大的能漂浮在空中的黑色钟表上的城堡!
        月莳愣了一下,只见她轻轻一点钟表,钟表便发出“刚吱”的声音,倾斜了一些些,月莳“奥——”了一声,差点滑了下去,只见一些些树叶落了下去,下面深不见底,月莳连忙向后退了几步,钟表才又保持了平衡。月莳呼出了一口气,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,她右手朝上:“血族?黑夜礼服!”月莳的黑发变成了扎在两边迎风飘扬而及脚踝的银发,身上的校服变成了变身时的黑夜礼服。她四处寻找着离开的出口,只见几撮尖锐的植物又从钟表的面中刺了出来。月莳连忙避闪,又得保证平衡不让钟表倾斜。她伸手攻击:“血液回旋!!”血液化为几个小旋风将植物刮烂。只见地面又刺出无数植物,将月莳猛地包了起来。月莳抽搐着爬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她望了望旁边,瞳孔瞬间缩小,她静静地一愣:荆棘?她怔住了,为什么,荆棘会刺出,这里难道还有别人?这时候,只见一个身影轻盈地落在了荆棘之上。月莳轻轻地抬起了头,只见一个留着粉色马尾,有着金瞳的身影站在自己上方的荆棘上。她身影,月莳看不清。只见女孩微微眯了眯眼:“弱。真弱呢。”她左手插在腰边,“血族的公主,真弱呢。”月莳怔住了很久,这个女孩子,看不清楚她的容貌,可是从她的语气,给人十分冷酷又沉着的心情。只见一边传来了什么声音,女孩一愣,金瞳缩小了起来,她静静望了望月莳,哼了一声:“下次,再跟你玩儿。不过,看看你怎么出去。”
        女孩轻盈的一跃,跃到了一边的树枝上,她望着月莳的目光,又抬头看了看头上的月亮:“月亮,照耀着万物。时间,将定格在那一刻,开启返回之门。”说完女孩消失在了月色之中。月莳惊奇的挑了挑眉毛:这是什么意思?她默默念道:“时间.....开启返回之门........月亮........”月莳托着下巴思考着,突然,她猛地一拍手掌,“时间,钟表!”她看见,自己就在钟表中的位置。她开始使劲捶打着钟表外的塑料壳,只见一个身影站在一边,问着那个粉发金瞳的女孩:“你觉得,她会成功么。”女孩默不作声,而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。月莳总算敲开了,她思考着,到底要怎么做呢?她随手调动着钟表指针,发现每调一个小时,钟就会“咚——”的响一声,然后出现一个图案。金瞳女孩愣了下,月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抬头望了望她,二人对视了一会儿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月莳自言自语道:“真是奇怪的人。”
        月莳随意调动着时钟,终没有返回的结果。她有些厌烦了。她斜眼望了望那女孩,女孩一勾嘴角,仿佛在嘲讽她。月莳不屑的别过头。月光照耀在自己的身上,月莳猛然想起来,月光!?刚刚有一个图案,不就是月光吗?她把时针调到了月光的图案,时针突然亮了起来,还有两个针,秒针和分针。月莳无奈地望了望空中,无奈的念道:“月亮啊月亮.......到底该怎么做呢.......”此时,月莳发现地上有一个小光点,她仔细一看,原来是被自己胸前的逆十字项链映出来的。她突然反应过来,对啊,映出来的.........她看了看月亮,又看了看项链........她又望了望时钟,把项链对准月光,然后把月光映在逆十字上,又反射到分钟上去。
        分针顿时停了下来,也发出了亮光。月莳高兴的笑了一下,只剩下秒针了!她得意的望了望女孩,女孩的眼睛眯了一下,无数荆棘又冒了出来,月莳只好无奈的把手举在头两侧,表示“投降”。“定格在那一刻..........”月莳默默念道。她使用了好多好多办法,把秒针调到每一个地方,或者再用月光照耀,依旧行不通。月莳疲惫地摊在地面上,她抬起头,这回望见那金瞳女孩居然用得意的眼神望着自己!月莳冷哼一声,自言自语着:“我一定会出去的,用不着你给我施舍。”她想着,定格.......她愤怒地踹了下秒针,只见秒针“嘎达”响了一下,月莳抚了抚下巴,“定格.......”她突然勾起嘴角,开始捶打着秒针。女孩愣了好久,她默默道:“我用这个魔法,禁闭过无数个人,还没有人这样做过!”
        秒针几乎动不了了,最后一击!!月莳伸出手掌,对准秒针,当秒针移过来时,她猛地喊:“血液回旋!!!”几个小旋风汇聚在一起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大旋风,摧残着那秒针。秒针终于不动了,它最后一动,时间定在了十二点。秒针发出了亮光,只见月莳身上也发出了光,整个世界也开始发光,女孩震惊地看着这一切:“这.....这......着不可能,不可能!!怎么可能!!??”亮光越来越强,女孩赶紧使用保护屏障保护着自己,四周都是亮光,刺着女孩睁不开眼。只见一个巨大的响声,这个空间发生了巨大的爆炸。四周变成了一片荒地,女孩回到了地球。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,她望着清晨的朝阳,粉光一闪,她默默地离开了。。
          “唰”地一声,一双血色之瞳,在那冰雪的城堡之中,猛的张了开来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