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洛凝~的博客

世界上唯一不会改变的,就是这个世界正在改变.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血族史记——第十六章:奇之梦》  

2014-12-06 20:10:11|  分类: 血族史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时间很快流逝了。月莳这段时间里学了不少东西,虽然大多数还是在练习以前学过的魔法,可是她觉得魔法的提升并不是那么的迅速与强大。她很苦恼。但是她的苦恼常常可以倾诉给水之诗,水之诗这段时间和月莳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了。但是月莳十分不解的是,每次水之诗和水幽遇见都摆出一副严肃,可怕的面孔,战争仿佛会一触即发。这中间怎么回事,到底发生了什么,月莳越思考就感觉头越来越疼了。
        最后她干脆不去管那么多了,就当做是她们两个是对手,对手中间隐藏着无数的迷吧。一般人可能会再去思考关于她们的问题,可震惊的是月莳真的再也没有想过了,似乎真的就把自己的想当然当成了现实,就这么挥之而去了。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依旧是原来那样寂静的生活,就连整天被月莳问东问西的水之诗也觉得十分诧异,她本来是坚决拒绝透露自己和水幽之间的问题,但发现月莳不追问倒还真是不适应了。
       好奇心自然是人人都有,水之诗近来也发现月莳一个不对劲儿的地方,虽说好奇心害死猫,但是水之诗坚决否认自己是人狼而不是猫,认为好奇心是人皆有之。所以不管怎么样,她还是借故“月莳整天都问自己问题”的条件,这回换水之诗来追问月莳了。
      “哎,月莳,我要问你一个问题。”在寂静而温馨的小屋中,月莳只是静静地擦拭着书本,水之诗凑过来询问着。月莳静静地抬起面庞,似乎还有些疑虑:“嗯?”“那个.......”水之诗看见月莳并没有拒绝自己,愈来愈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“月莳,你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真实名字?”月莳瞳孔一缩,微微一愣,眼神中尽是震惊,但很快她又缓和了回来,只是平淡无奇地望着水之诗,“嘭”的合上了书,起身就走。
      “月莳!”水之诗也站起身喊道。走到门前的月莳没有回头看她,仅仅是停下了脚步。不知是在聆听,还是只是停下来思考。水之诗才不管那么多呢,她说道,“现在,我是守护你的人,那么我有权力说你不能一直不接受自己的身份。”月莳冷哼了一声,眼中尽是不屑:“抱歉,无从接受。别忘了,我还没有完全接受你呢,甚至连契约都没有跟你签约,那么你现在根本不算是守护我的人,不要在那里胡扯了。”
        水之诗大惊了一下,她惊讶地望着月莳,她知道自己还没有和月莳定下签约,可是她以为这么长时间的友谊有没有契约都无妨了。于是她皱了皱眉:“月莳.......?”似乎,她还不敢接受着事实。月莳只是眯了眯眼:“我,还没有接受你。”说完按下把手走了出去,门“砰”的关上了。仿佛那么无情,无意。水之诗的泪水含于眼眶:“为什么.......为什么呢........明明.....明明我把你当做亲人啊月莳.......为什么.....你要如此.........”她紧紧咬着下唇,手放在一边的书桌上,紧紧攥起了拳头,“狼人和血族.......终究是要有战争的么.........”而门外,月莳深深叹了口气,倚着门,静静跌落下去。蹲坐在门前,她眼眶中噙着些许迷离朦胧的泪水,默念着:水之诗.......对不起........抱歉........我....不得不这么做......
        我是月莳。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后,我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,在一瞬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,让我喘不过气来。就在我遇见了与自己的种族世代同盟的人狼:水之诗,与遇见让我奇怪又莫名其妙的一个巫师组织,和两个性格极其反差的双胞胎姐妹:玫颖和玟颖。甚至在一个梦中看见了一个奇怪的粉马尾的女孩子,这些事虽然让我一头雾水,但是我却似乎从中找到了一些美好的感受。头一回让我知道,了解这么多人也是那么美好。可,一切都在昨天的一个梦境中,全然被打碎了......
        那是一个阴森的梦境,四周全然是枯萎而发黑的枯树,一切是凄惨的,一切是荒凉的,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生命跃动的气息。月莳身着血族公主的服饰,鞋底“嗒嗒”地敲击着地面,发出极富节奏的声音。她警惕地四周观察着。远处,有着星点忽闪忽现的光芒,月莳眯了眯眼,想看清那是什么,却发现光点似乎越来越大,越来越亮了。她意识到光点逐渐靠近,不过十分缓慢。缓慢,在空中悠然自得,显出了一份悠闲,一副优雅,一阵幽美。月莳静静伸出了手,去触碰这些令她着迷的小光点。
        一个小光点轻轻触碰了下她的手指,手指泛起些青烟,月莳一惊:“好烫!”“唰”地抽回手,疑惑地反复揉搓着自己白皙的手指,她很疑虑,爸爸给自己施的魔法可以抵御阳光的照射,这小东西居然会和恒星一样发出使吸血鬼惧怕的光?!还有比太阳还炙热的外表!? 手上烫伤处渐渐愈合,愈合时的痛处似乎把月莳拽回了现实,她猛地反应过来,四处张望着:“这、这是哪儿啊??” “什么。声音。”一声幽美,轻柔,令人难以忘怀而婉转的声音传来。月莳好奇地朝声音处望了望,对面是一片漆黑的黑雾,即使是月莳皇室的吸血鬼之眼,也看不清对面有着些什么。
        她时不时眯着眼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声音,可全然是徒劳。似乎有着什么声音,哦,那是扣击地面的鞋跟声,四周实在是太安静了,衬托出一种委婉幽静凄美的环境。那淡雅地声音再次传来:“是谁......”对方近了,月莳看清了些他的轮廓,可是依旧是不清晰,月莳静静而笔直地站在那儿:“血族公主,未来的王储,月莳.克莱丽莎。你若是知道些礼貌,至少告诉我你为何人吧。”对方瞳孔一缩,幽美的声音有些许颤抖:“月、月莳!?”月莳侧了侧脑袋,奇怪地望着她:“怎么了??我认识你吗??”
       “沙!!”对方飞一般冲了过来,旁边的树叶被他冲来的风吹的摇曳了几下。就那么一瞬间!月莳一点儿准备与反应都没有,啪地被对方拽住狠狠地被一股气流击中,笔直地摔在了树干上。她忍痛睁开了眼:“诶、诶!你干什么啊!!”她手在空中一划,出现一把血红之剑,她侧握着剑柄:“你,是谁?为何无缘无故与我展开战斗!?”对方站在离月莳一定距离的对面,看到血红之剑再次愣住,默念着:“blood shadow【血影】........月莳一怔,看了看手中的剑:“这把剑叫blood shadow?我八岁得到了它,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它的名字........”
        “你、你的!?”对方明显被月莳的话惊住了,月莳感觉哭笑不得:“难得这看起来不是我的吗??”对方咬住了牙,“蹭”地蹿了上来:“闭嘴!!”她那莞尔的声音顿时化成严厉的呵斥,她揪住了月莳的衣领,月莳看见她穿戴着斗篷,看不清面容。对方咬了咬唇,“你.......给我听着。你手上的这把剑,是我的。你所谓的王储之位,也是我的。所以......给我觉悟。在这个世界,你是难逃于我的手掌心。月莳愣住了:剑,是她的?王储,也是她的?怎么可能!自己从小就是这把剑的主人,自己的王储之位也从八岁开始跟着自己了,这个人,到底是谁?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